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qsj201287的博客

 
 
 

日志

 
 

2015年06月13日  

2015-06-13 10:37: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来纠正!海林市民政局 1998年考核、局长给0分的错误。  

2015-06-13 10:04:12|  分类: 默认分类|字号 订阅


 (一)民政局长1998年考核给0分的情况分析。

我去柴河镇阳光村搞依法治村工作是在1994年,当年下发民政局49号文件,停止我工作三年,1996年11月14日,民政局长不准我过渡为国家公务员,将我分流到民政局农村养老保险办公室,做档案员。1994年发生的事已经都处理完了,到1998年时隔5年,为什么还要拿9年的事情来考1998年的工作。你是在考核1998年的工作,还是考核5年期间的工作,在时间上就存在矛盾。97年、98年这两年我在养老保险办公室,做档案管理员,没有任何过错。民政局长给0分,找不到任何根据。人事局有考核标准,民政局全体人员都是按照人事局的考核标准来打分的,为什么你局长另搞一套。不能公平、公正地给予考核。

           在这之前的答复,都是口头答复,民政局认为:“局长给你0分,那是局长的权力,愿意给多少分就给多少分。”这种答复更是站不住脚。因为作为局长要站在全局的立场上,实事求是地、客观公正地,对每一位工作人员进行评审,要给一个公认的客观的打分理由。必须要拿出一个给0分的理由!

最近,又听到一种说法:说是局长给0是印象分也有效。

现在来分析一下,“印象分”它不顾客观事实,完全是出于主观顾意。说得明白一点,“印象分”就是人情分、关系分、腐败分。在考核之前,海林市人事局就已经下发了一个考核标准,“1998年《非领导职务人员测评要素及标准》”。海林市全都是按照这一标准考核的,为什么你民政局长田新文非要另搞一套。不按照人事局下发的标准考核。既然制定了规则就要坚决执行。如果你田新文是一搬工作人员。考核给0分,说是印象分,也就不说什么了。作为局长要公平、公正地评价每一位机关干部。国家机关干部年终考核都是以:德、勤、绩、能的标准来考核的,从来没有以“印象分”作为考核标准。人事局即然已经制订了考核标准,就应该遵守,

(二)海林市法院的“认为”与”判决“不是同一概念

2013年11月日,民政局在姚新当局长时期,我写信请求民政局给予答复:“1998年、年终考核局长给0分的依据是什么?”民政局在海林市委付书记要求下,才给了一个书面答复。答复中写到:“局长给0分是两级法院判决的原故。”我们来看一看,海林市法院是怎样判决的:

海林市法院(1997)海民字12号,对侵犯王永屹名誉权的判决是:“驳回原告王永屹的诉讼请求”。并没有判决民政局给0分是正确的。只有法院的判决才能代表法院,才具有法定效力,不管对错都得执行。法院的“认为”不具有法律效力,它是法院判决之前法官的一个主观分析与判断。“法院的认为,王永屹到柴河镇阳光村搞依法治村工作,末经有关部门和柴河镇党委、政府的授权,是非职务行为,超越了职权范围。”哪一条法律、法规规定,上级到下级检查指导工作还要下级授权。下级没有权力授权上级,这是一般常识。不能将法官的主观分析与判断当成法院的判决。侵犯名誉权是民事案件,不是行政案件,不具有行政效力。民政局以此当令箭、企图颠倒黑百,混淆是非,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法院的判决与民政局1998年考核给0分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即使法院判决民局【1994】49号文件不够成侵权,也并没有判决民政局【1994】49号文件没有过错。(有书证为据)牡丹江市中级法院民事判决书(1998)牡民终字第87号的判决是:“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看一看,海林市法院“认为”的依据是什么?

法院认为:“我去柴河镇阳光村,搞依法治村工作,未经柴河党委、政府的授权。”请问海林市法院,是哪条法律、法规所规定的,上级检查指导下级的工作还要下级来授权。能拿出法律依据吗?法律根本就没有这一条规定。下级没有权力授权上级,这是基本常识。所以法院的主观分析与判断不具有法律效力,也不会承担法律责任。

我到柴河镇阳光村搞依法治村工作,具有多重身份,一是民政局基层政权建设工作人员;二是海林市依法治村工作人员;三是海林市基层政权建设办公室的工作人员。

法院认为,非职务行为,是没有根据的。我去柴河镇阳光村是搞依法治村工作,不是处理个人问题,应该视为职务行为。我执法依据有:(1)、中共中央、国务院[1986]22号文件规定,民政部门负责村委会建设的日常工作。指导村委会建立、建全村民会议和村民代表会议制度。(2)、有黑龙江省人民政府扮发的行政执法证件。(3)有海林市依法治村工作方案。(4)有市委付书记的讲话要求。(5)有依法治村办公室的工作按排及全体工作人员的证言。确认是职务行为,无可争辩。有书证为据,市委付书记(依法治村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在讲话中第6页第6行已经提到。

(四)在没有柴河镇包村干部情况下,开展工作是否有效?

      还有一个问题值得一提,2014年4月3日下午,海林市里领导,抓信访工作的政法委书记,在市信访局接待了我,也提出了,在没有柴河镇包村干部在场的情况下,指导村干部开展工作是否有效。这一问题与2010年10月14日下午,海林市纪检委办案人员提出的质疑一样。对于这一问题,我于2011年5月27日上午,去了民政部基层政权建设司去咨询,负责人的答复是:“只要法律没有规定不允许的,就不属于违法,既然不违法,就有效”。《村委会组织法》没有规定上级指导村委会开展工作必须有乡镇干部在现场,否则无效。没有此类条文。

      《村委会组织法》实施办法第11条规定:“村民委员会的换届选举工作,由村选举委员会主持,在乡镇政府的指导下进行。”这次是选代表、选组长建立村民代表议事会,不是村民委员会的换届选举.第24条规定:“村民代表会议由村民委会组织召开。”第27条规定:“村民小组在村民委员会的领导下,贯彻执行村民委员会的决定。”法律规定得很明确,选村民小组长和村民代表是村民委员会的工作责任,无须经乡镇政府的批准。即使乡镇政府的干部不在现场也不违法,当然有效。村民委员会是群众性自治组织,与乡镇政府是指导与被指导的关系。《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实施办法,第32条规定:“本办法由各级人民政府组织实施。”各级政府包括市级政府,并没有规定只有乡镇政府可以实施。

1994年6月14日上午,我们与柴河镇领导刘巨昌通电话,约好明天在阳光村会合。第二天,柴河镇包村干部没有到。我们问过村干部是否同意指导你们开展工作,同意就留下来;不同意我们就回海林。如果村干部不同意,我们是无法开展工作的。我们的工作有法可依。

所以,海林市法院认为我们是“非职务行为,超越了职权范围”是没事实根据的。然而,海林市民政局却以此来作为考核1998年的工作,作为给0分的依据,也是错误的。

申诉人:王永屹

2015、3、16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