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qsj201287的博客

 
 
 

日志

 
 

2012年02月08日  

2013-02-08 09:59: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林市民政局有没有过错?

海林市纪检委、监察局、查办此案      (材料之三) 

至今不给处理结果。

     

海林市纪检委从2010年10月份开始查办十五年前的申诉案,至2010年末已经结案,但是至还没有给处理结果。纪检委的处理意见对解决末位辞退我工作一案至关重要。在十几年中,我曾多次向纪检监察申诉,海林市纪检委监察局告知不归他们管,也曾向海林法院起诉监察局行政不作为,法院的答复是;告不了监察局,监察局和纪检委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告监察局就等于告纪检委,法院即不给立案也不给驳回通知书,就如同告民政局(田新文)一样监察局也不管。请看,这就是“官官相护”铁证。向牡丹江纪检监察申诉,他们告知要有海林市纪检监察的处理意见才能受理。

今天,海林市纪检委终于开始查办此案,不论结果如何,总该给申诉人一个交待。如果对处理结果不服,还可以向上一级纪检委申诉,这是申诉人的权力,不应该剥夺。以下是海林市纪检委办案人员在查办此案时所提出的质疑。

 

           需要明确的问题(一)

                                                           2010年10月14日下午14时开始,市纪检委办案人员提出一些问题需要合实、统一认识。第一个问题是;1994年海林市依法治村办王永屹与同事一起去柴河镇阳光村搞依法治村工作,指导村委会选村民代表与村民小组长,建立村民代表议事会,在柴河镇阳光村包村干部没有在场的情况下,开展的工作是否有效。对于这一问题双方争论不休,最后决定向国家民政部基层政权司咨询。            

              开展工作的背景                                1994年6月14日晚我和孙凯到阳光村,第二天柴河镇阳光村的包村干部没有来。在这之前,已经多次与柴河镇负责依法治村工作的副书记刘巨昌沟通过,他也一再表示你们到村里发现缺啥就指导帮助补啥。14日当天,与刘巨昌通电话约定我们从海林去阳光村,他们从柴河去。事后,我问刘巨昌为什么包村干部没去阳光村,他说由于开会给忘了。他说,如果有人来调查此事我可以给你打证言,上法庭我也可以出庭作证。

   当时,我在阳光村开展工作具有双重身份:一是,民政局基层政权建设股的工作人员;二是,依法治村办公室工作人员。职务是相同的,都是指导村委会进行组织建设和制度建设。有执法证件和执法依据;有《依法治村工作方案》;有领导讲话要求;有依法治村办的工作布暑和按排;有依法治村办公室人员的证言。

               开展工作的法律依据

   根据黑龙江省实施《村委会组织法》办法第32条规定:“本办法由各级人民政府组织实施。”这里的各级政府指的不只是乡镇一级政府,也包括县市一级政府都有组织实施的职责。实施《村委会组织法》办法第11条规定:“村民委员会的选举工作在乡级人民政府指导下进行。”并没有规定村民代表议事会的组建也要在乡镇指导下进行。实施《村委会组织法》办法第24条规定:“村民代表会议由村民委员会组织召开。”实施《村委会组织法》办法第27条规定:“村民小组长在村民委员会的领导下开展工作。”也没有规定要在乡镇政府的指导下开展工作。

中共中央.国务院(1986)22号文件规定:“民政部门负责村委会建设的日常工作,是业务主管部门。”有责任指导村委会建立、建全村民会议和村民代表会议制度。

由此可以得出,市依法治村办指导阳光村民委员会选村民代表、村民小组长建立村民代表议事会,在没有柴河镇包村干部在场的情况下所开展的工作完全有效。凡是法律没有规定的我们做了都不属于违法。我们所做的符合中央的文件要求;符合法律的规定;反映了村民的意愿。而柴河镇包村干部不坚守岗位、刘巨昌工作失误,给我们搞依法治村工作的人员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如果市纪检委认可以上的观点,那么民政局推翻我和孙凯的依法治村工作就是违法的行为,应该承担全部责任。                                              必须搞清楚的问题(二)

   10年10月14日下午市纪检委办案人员提出一些问题需要进一步合实并统一认识。 市纪检委人员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真对申诉状中的第四问题:“上级检查指导下级的工作,还要下级的委托方可进行检查指导。”

市纪检委办案人员认为:“柴河镇与海林市依法治村办是平级单位,都是科级单位不存在上下级的关系,你也不能代表市依法治村办公室。”

下面谈一下我个人的看法,可以讨论。

对于以上问题如果只是从级别上来衡量,都是科级单位,也许是平级的。但是,由于柴河镇政府与海林市依法治村办公室这两个科级单位所处的地位不同,从而决定了上下级关系。柴河镇政府只能对他所辖村进行管理,而市依法治村办是对全市12个乡镇进行管理。柴河镇政府你得向海林市依法治村办进行反应、汇报情况,你得服从市依法治村办的工作布暑按排,完成市依法治村办交给的任务。事实上柴河镇政府已经这样做了,并且提交了<柴河镇政府依法治村工作方案》。上下级关系早以存在,这也是事实。

关于我能不能代表海林市依法治村办的问题。(此问题已经解决)

对于这一问题我认为:去柴河镇政府如果是办理个人事务,属于个人行为,不能代表市依法治村办;然而我去柴河镇政府是检查指导依法治村工作是属于职务行为,理所当然的要代表海林市依法治村办公室。这是不容置疑的。                                                                   黑龙江省海林市:王永屹                                              2010年10月15日

        必须搞清楚的问题(三)

2010年10月21日下午市纪检委办案人员,提出第一个问题是:“认为王永屹具有两种身份是不对的,不具有民政局的身份,只具有依法治村办公室工作人员的身份。”对此问题又争论得没有结果。市纪检委办案人员举例来说明此问题。

办案人员举例:我从卫生局抽调到市委“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办公室”就只能以发展观办公室的身份出现;而不能以卫生局的身份出现。看来,这是对的,没有问题。理由是,工作性质不同,卫生局的工作与科学实践发展观办公室的工作完全不同,抽调上来就是从事专项工作,不具备两种身份的条件。

我也举了一个例子:1992年海林市委组织部牵头搞“农村社会主义思想教育”其中就包括村级组织建设与制度建设的工作。市委组织部就抽调了有关人员组成了“社教办公室。抽调市委组织部人员负责村党支部的建设;抽调民政局的人员负责村民委员会建设;抽调武装部的人员负责村民兵连的建设;抽调市妇联的人员负责村妇联的建设。每个人都代表各自的单位,因为本单位的工作与社教办的工作完全一致。两种身份做的是同一种职责。以此来推断我具有两种身份并无不妥。我在民政局负责基层政权建设工作,具体的是负责两委建设,居民委和村民委的建设工作,与依法治村办公室的工作是一致的,都是指导村民委员会的组织建设和制度建设。这里的关键问题是你的本质工作与所调到部门的工作是否一致。

对此问题,我查了有关的法律、法规并没有条文规定,也没有发现哪个上级文件对此有说明。也没有上级领导告知,只能凭工作经验来判断。

市纪检委办案人员又提出第二个问题是:“你去阳光村应该有民政局的委派,可是民政局并没有派你去阳光村搞依法治村工作。”对此又出现了分歧。

我被民政局派到海林市依法治村办公室搞依法治村工作,就应该服从依法治村办公室领导的指挥布暑,到哪去检查指导工作没有必要再回民政接受委派。你即然不承认我具有民政局的身份,为什么还要我回民政局接受委派。从来没有看到有哪个法律、法规以及上级的文件是这么规定的,民政局的局长也没有告诉过。

我与同事一起去柴河镇阳光村搞依法治村工作,是由依法治村办公室统一布暑按排的。有办公室全体人员的证明。为什么还要争论这一问题呢!因为没经民政局的委派,去阳光村就是个人行为,属于非组织活动。争论是否具有民政局的身份意义何在?因为中共中央.国务院(1986)22号文件规定:“民政部门负责村委会建设的日常工作,是业务主管部门。”有责任指导村委会建立、建全村民会议和村民代表会议制度。你不具有民政局的身份,这条规定对你就不实用,你就符合了民政局《1994》49号文件中所认定的,你去阳光村指导工作属于超越职权范围,和凌驾组织之上的活动。民政局所下的文件就是正确的。你看,如果不争论明白怎么可以做到公平、公正,怎么能称得上坚持真理、主持正义。

                                    黑龙江省海林市:王永屹

                                                  2010年10月23日

           必需搞清楚的问题(四)                           2010年10月21日下午14时,海林市纪检委办案人员又提出问题:“认为1998年年终考核民政局长田新文给你0分而被末位辞退,是属于他个人的权力,是正当的行为,不属于打击报复。“对此我提出不同的观点如下:

这件事如果是同事给0分,也就不说什么,即使有报复的行为也可以理解。然而做为局长就不同了,你给0分就要说明为什么!有海林市人事局制定的1998年非领导职务人员测评要素及标准,你为什么不执行,群众都是按照此标准进行考核打分的。总分为30分,我得了21.5分。人事局下发此标准的目的就是为了制约在考核中胡乱打分,以个人的恩怨随便打分,要有个标准。

田新文局长给0分,如果没有前面的背景还不至于称之为打击报复。事实上田新文的打击报复多年了,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请看,1994年民政局下发一个《1994》49号文件给我列了七大罪状并停止我工作三年;1996年末又无理地从机关将我分流到民政局农村养老保险办公室(事业单位);1999年6月田新文局长借海林市末位辞退机关干部之机将我末位辞退。你说不是报复,事实在这摆着。我的工作是优等的,群众打的分数就是证明,你不实事求是地给科员打分就是报复行为。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1996年机关分流人员,考核共50分,得30分就可以过渡到国家公务员。局长只给我20.5分,不准我过渡为国家公务员。其中述职报告10分,只给我2分;理论考核10分只给5分,请看他们是怎样判题的,举两个明显的例子如:试题,杨子荣哪年出生?哪年牺牲?牺牲时多大岁数?回答:生于1917年,(月与日不详)死于1947年,他牺牲时30岁。判错是31岁,用“死”一词是对烈士的不敬,扣2分。当找到他们问时,回答,是局长叫这么判的。明知不对,拒不纠正。

2010年9月19日下午,市纪检委办案人员在电话中提出质疑:“选村民代表与选村民小组长同时进行,并且以得票多者当选为村民小组长。是否合法、是否有法律依据。”对此,我给予回答:

首先,可以肯定地说是不违法的,因为凡是法律没有规定的你去做了都不属于违法。其次,是符合《村委会组织法》的原则和精神的。选村民代表与选村民小组长同时进行,以得票多者为村民小组长。其中的两个因素是合法的:其一,选村民代表与选村民小组长都是由本组的村民选举产生,这是合法的因素;其二,是以得票多者当选为村民小组长,这也是合法的因素。为什么要将两者合在一起选,主要就是为了节省时间、减少村民写票、唱票、划票、计票等许多麻烦。当时,正是农民铲地时期,利用农民中午回家吃饭的时间选代表和小组长,之后还要去梨树沟小队去开展同样的工作。

2010年9月19日下午,市纪检委办案人员在电话中又提出第二个质疑的问题是:“民政局(1994)49号文件中提到和你一起去的孙凯提出疑议,遭到你的训斥,气得回屋睡觉去了,是否有这回事?”我说,不能简单的回答你,“有”还是没“有”,你应该接着问为什么,孙凯提出的疑议是什么?我又训斥了什么?

事情是这样的,1994年6月14日下午,我和孙凯到阳光村谈了来意,传达了上级的有关文件,学习了《村委会组织法》。村党支部书记将人员分片,去各小队选村民代表和村小组长,16日上午各组回来汇报情况,当谈到第七小队,队长苗仁政得4票落选,未能当选村小组长时,村党支部书记张兴运很是不满,提出能不能继续让苗仁政当组长。大家都在讨论这一问题。这时,孙凯提出,可以将村民小组长与原队长并存,张兴运表示同意。这时,我对孙凯说:你看怎么办,你对《村委会组织法》不熟悉,不能随便发表意见。过了一会孙凯确实出去了。当时我的意见是依法办事,既然让村民选,得出来的结果就要承认,不能出而反而。张兴运也没有坚持反对。如果坚持反对,也不可能在下午成立了村民代表议事会,民政局一行人也不可能去给推翻了。

 

请求上级纪检委督办海林市纪检委给申诉人一份书面处理意见。

 

 

 

 

                                        黑龙江省 海林市民政局住宅楼;王永屹                                 2011年3月2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