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qsj201287的博客

 
 
 

日志

 
 

2012年02月08日  

2013-02-08 09:18: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林市纪检委书记说,这事不应该由民政局来管,

应该由海市依法治村办公室来管。       ( 材料之一)

民政局为什么要急于插手此事?                   

 

海林市民政局文件

海民发[1994]49号文件

 

——————————————————

             

              关于柴河镇阳光村第七村民小组部分

村民上访案件处理结果的报告

市人大:

关于市人大等部门转来柴河镇阳光村第七村民小组部分村民因选举上访一案,市民政局认真做了研究,8月22日,民政局分管基层政权建设工作的副局长田登友同志,基层政权建设股股长刘殿军同志,会同柴河镇党委书记郭德发同志,镇长高金鹏同志,民政助理郑吉山同志,一行5人前往阳光村,调查处理该村第七村民小组部分村民上访问题。在阳光村村民委员会办公室,市民政局,柴河镇两方面的负责人认真听取了该村支部书记张兴运,村委会主任李延利等同志关于6月14日以来第七村民小组建立村民代表议事会,民主选举村民小组组长以及部分村民上访问题的汇报。

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和我市制定的《换届选举办法》,市民政局,柴河镇两方面负责同志经过协商,在以下几方面形成共同意见。

1民政局临时抽调到市依法治村办公室的王永屹同志与该办的孙凯同志于6月14日到阳光村搞依法治村民主管理试点工作的动机是好的,帮助村屯建村民代表议事会是履行工作职责,无可非议。但是王永屹同志本身的问题却形成了阳光村第七村民小组矛盾问题的焦点。第一、王永屹同志的舅父张代一、表弟张守年均居住在阳光村第七小组,(批注:只是同村、同姓、同一宗族,是否亲属要有证据,不能仅凭称呼断是非。)并与小组长苗仁政有宿怨,在王永屹同志主持下选举出的村民代表鞠毅,贾玲等人又与张守年有沾亲带故的关系。按照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执行公务的一般常识,对阳光村第七小组类似推举,选举的敏感问题,王永屹同志应该回避,然而,王永屹同志却偏偏主动要去那里,其泄私愤的主观意志和客观行为就难免集中反映在选举的问题之上了。(批注:泄私愤要有证据,不能靠推测来下结论。)

第二、王永屹同志去阳光村开展依法治村,民主管理试点工作,主要的和唯一的的任务是推举每10户产生的一名村民代表,组成村民代表议事会,并没有民主选举村委员会成员乃至村民小组长的工作任务。(批注:并没有选村委员会成员,不是换届选举,民政局连事实都没有搞清楚)即便是受到民政局部门或依法治村办委派,也应通过柴河镇党委、政府渗透到村屯里,况且,我们也只是指导,协调工作,决不可以越俎代庖。(当时参加人员有村委会成员蔡汝义、由原队长苗仁政主持会议、王永屹只是依法指导。批注:依法治村方案和市委书记的讲话有明确的按排与要求)可以说,王永屹同志擅自去阳光村第七村民小组开展的所谓选举工作,既未受到市依法治村办的委派,也未受到市民政局部门的委派,(有足够的证据为什么不看)更无有柴河镇党委、政府的请求或委托,并且还是在没有柴河镇党委、政府负责同志的直接组织下进行的,应视为超越组织这外或凌驾组织之上的活动,(有市依法治村办的工作布署为证)因此选举结果应视为无效。第三、王永屹同志欺上瞒下,造成我们全盘工作被动,(证据何在?)王永屹同志人与阳光村支部、村委员会的接触到进入第七村民小组,组织开会的过程中,绝口不谈选村民小组长,而谈的只是选村民代表。可在村民代表产生以后,又决定村民代票数多者是当然的村民小组长。(有多数村民的证言,以票数多者为组长)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村民李凤生,鞠毅分别以32票、30票的绝对优势当选为村民代表,而原队长苗仁政只得7票。苗仁政得票很少,但王永屹在开会时组织大家选的是村民代表,并当众说不是选组长,(有多数村民证言是选组长)而当时参与选举的群众只能支一心一意地选代表,如果选组长,苗仁政的票数多寡当做别论。(请看:苗仁政没有当选组长,在千方百计地找理由进行阻挠,不推翻都不罢休!)选举过程中,阳光村七组每户派一名代表应为60人,而到会的仅43人,而这43人又不是43户派出的代表,而是有的户2、3人不等,这不能作为民主选举的关于三分之二律依据。(宪法通过须三分之二的原则,村民选举从来都是两个过半数的原则)选举工作后,陪同王永屹去第七组的村委会计愤然离去。依法治村办的孙凯同志提出异议,遭到王永屹同志的训斥,孙凯气得到另外的房间去睡觉;(为什么不说提出的是什么异议?)阳光村支书张兴运则说“;阳光村第七小组的事以后不用柴河镇管了,你王同志管就可以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办公厅[1986]22号文件有明确的规定)

2问题性质严重关系到阳光村的稳定大局,症结所在系于王永屹同志一身而事前在与王永屹同志谈话时王本人固执己见,工作无法做通。(从中可以看出,民政局不听解释,执意要下文件颠倒是非,至今还拒不承认错误。无人管)为此,我们决定去阳光村第七小组召开村民会议;公布市民政局,柴河镇两方面负责人做出的阳光村第七小组选举问题上的决定:

(1)、王永屹同志来阳光村第七小组,组织村民小组长换届选举工作,(作为写此文件的基层政权股股长刘殿军,连自己从事的工作任务都没有搞明白。不是小组长换届选举,是指导村民建立村民代表议事会。)是在未经市依法治村办,市民政局委派,未经柴河镇党委、政府委托的情况下擅自搞的,属非组织活动,应视为无效。(有依法治村办的证言,有柴河镇文件为证)

(2)、虽然王永屹同志在阳光村第七小组开展工作属于超越职权范围,但是也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由于历史原因,83年以来,阳光村各村民小组长都是任命,而不是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自1990年9月1日《村委会组织法》实施以来,从来未进行过村民小组长的民主选举。为此村民小组长必须通过民主选举产生并履行工作职责。

(3)、鉴于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处于农忙季节,搞村民小组长换届选举势必影响当地农村工作;鉴于部分村民上访问题已经反映到牡丹江市和海林市的有关部分,并引起各方面的重视,我们又没有理由等到这届的3年期满再搞换届。为此,我们决定今年末决算以后的适当时机,配合柴河镇党委,政府作为特殊情况在阳光村对各村民小组长和村民代表进行换届选举。

(4)、王永屹同志的错误虽然是在临时抽调到依法治村办工作期间犯下的,但是他的工作关系隶属于市民政局。(海林市纪委书记说过,这事不应该由民政局来管,应该由依法治村办公室来管。民政局为什么要急于插手此事。)正是由于他工作上的事偏激,才导致了阳光村第七小组的不稳定,给各方面的工作造成极为不利的影响。为此,市民政局领导集体已初布决定将另行按排王永屹的工作。(从当时一直到96年末被停止工作三年,97年初被分流到民政局农村养老保险办公室,事业单位,99年7月又被末位辞退。)

   在阳光村第七村民小组召开会议时,有70余名村民到会,与会者对民政局、柴河镇党委、政府两方面做出的决定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在会上,柴河镇党委书记郭德发同志,阳光村党支部书记张兴运同志分别就当前稳定是发展的基础和利用地域优势发展养植业,特别是发展畜牧业问题作了讲话,引起了村民的极大兴趣。

阳光村各村民小组长换届选举经民政局与柴河镇共同办商后,决定今秋决算以后时机成熟,条件具备时再搞,我们相信经广大村民充分酝酿,必将会选举出村民们称心的带头人。(民政部基层政权建设司对村民委员会自治权力的解释:人事管理权,包括村民小组长的产生、任用、奖惩、罢免、撤换。选村小组长是村委会自己的权力,由民政局与柴河镇决定,这才是越俎代庖。)

 

 

 

 

 

                                          海林市民政局

                                     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三日


 


抄送:牡市人大、牡市政府办、牡市民政局政权建设科,市委甄书记、市政府孙市长、市委办,市政府办、市政法委、市委组织部、市信访办、市依法治村办、柴河镇党委、政府、

----------------------------------------------------------------

2012年02月08日 - dqsj201287 - dqsj201287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